<strike id="g3xpc"></strike>

  • <em id="g3xpc"><acronym id="g3xpc"><u id="g3xpc"></u></acronym></em>
      <li id="g3xpc"><tr id="g3xpc"></tr></li>

        <li id="g3xpc"></li>

        資產負債規模雙雙“縮水” 葫蘆島銀行正在接受考驗

        • 商洛在線
        • 2021-08-04 16:22:12
        • 來源:北京商報

        置身于遼沈銀行合并重組之列的葫蘆島銀行正在接受考驗,受不良貸款率上升、資產質量下滑等因素影響,期,該行的主體長期信用等級已由AA級下調至A+級,“18葫蘆島銀行二級01”和“18葫蘆島銀行二級02”債項評級也遭下調至A級。與此同時,2020年葫蘆島銀行年報披露的數據也不樂觀,資產負債規模雙雙“縮水”,營收下滑,凈利潤由盈轉虧,同時資本充足率、撥備覆蓋率也低于監管要求。對此,分析人士指出,葫蘆島銀行尚處于轉型陣痛期,預計持續一段時間才能有所緩解,現階段要先解決生存問題再談發展問題,達到監管指標合格是目前的努力方向。

        信用評級遭下調

        期銀行評級結果陸續公布,多家銀行因不良貸款率上升、資產質量下滑等遭“降級”,葫蘆島銀行就是其中之一。聯合資信評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資信”)在對葫蘆島銀行的跟蹤評級報告中提到,該行負債穩定不佳、信貸業務集中度水偏高、信貸資產質量顯著下行、貸款撥備水不足、已呈現虧損狀態、資本亟待補充、投資資產部分違約且未計提撥備等因素對其經營發展及信用水可能帶來不利影響。

        據了解,葫蘆島銀行原名葫蘆島市商業銀行,成立于2001年9月,前身為葫蘆島市城市信用社中心社。2010年3月,原葫蘆島市商業銀行更名為葫蘆島銀行。

        葫蘆島銀行評級下降與其業績表現密切相關。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自2019年起葫蘆島銀行就開始出現利潤滑坡、不良貸款攀升、資本充足率逼監管紅線等情況。

        按照銀保監會要求年報披露時間應當在每年4月30日前,但2020年葫蘆島銀行年報卻姍姍來遲,直至6月29日才披露,業績數據也尚不樂觀。截至2020年末,葫蘆島銀行資產總額由1087億元減至996.44億元,減幅達8.33%;負債總額935.40億元,相較于2019年的1022.3億元下降了8.50%。與此同時,該行還面臨營收下滑、凈利潤由盈轉虧的局面。從年報數據來看,葫蘆島銀行2020年實現營收9.80億元,減幅達60.96%,凈虧損為2.78億元,較2019年同期減少5.5億元,降幅達202.3%。

        資產質量方面,截至2020年報告期末,葫蘆島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3.89%,相較于2019年末的3.73%增長了10.16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下跌72.98個百分點至32.39%,遠低于銀行撥備覆蓋率最低至120%的要求。

        資本充足率方面,截至去年報告期末,葫蘆島銀行資本充足率為2.33%,較2019年末減少8.44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0.42%,不符合銀保監會對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不低于8%的要求。

        談及資本核心指標下滑的原因,葫蘆島銀行在年報中表示,2020年,該行受地區經濟總體形勢下行疫情等外部因素沖擊,同時采取幫扶企業復工復產、計提減值損失、呆賬核銷等管理動作,導致盈利能力、資產質量、資本充足率等指標下滑。

        在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看來,葫蘆島銀行兩年業績表現不佳的原因與當地經濟大環境有一定的關系,作為一家立足于葫蘆島的區域銀行,葫蘆島銀行的經營狀況與葫蘆島地區的經濟狀況息息相關,在經濟大環境不佳的情況下這幾年葫蘆島的發展面臨諸多問題和挑戰,當地也正在進行產業轉型升級。葫蘆島銀行扎根本土,業務集中度較高,也就面臨轉型期陣痛的問題,信貸資產質量下降,利潤受到不良攀升影響資產減值損失大幅提升。同時該行也在尋求新的方向,這個過程中出現以上問題并不意外,預計這一狀況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才能有所緩解。

        股權拍賣無人問津

        北京商報記者關注到,除業績表現不佳外,葫蘆島銀行的內部治理也較為引人關注。2020年8月,因原行長王學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葫蘆島銀行深陷輿論風波,相關謠言致使大規模儲戶集中取款,隨后相關監管部門聯合辟謠表示,該行經營正常,資金充裕,足額繳納了準備金,支付能力充足。

        而梳理葫蘆島銀行的治理架構可以發現,2020年,該行董監高變動較大,部分高管任職資格待監管部門核準,公司治理架構有待完善。根據評級報告,去年葫蘆島銀行董事長年滿退休,目前新任董事長李玉林任職資格尚待批準,而原行長王學伶涉嫌違紀后,已免除行長和董事職務,聘任原副行長李曉東為代理行長,王得春為副行長,但兩者任職資格均待監管部門進行核準。

        與此同時,葫蘆島銀行的股權結構也亟待優化。阿里司法拍賣網顯示,截至目前,葫蘆島銀行共有43條拍賣記錄,均以流拍告終,持有人為沈陽大君瓷業和沈陽亞歐工貿集團。最新拍賣記錄為沈陽大君瓷業因破產清算而拍賣的1.56億股股份,起拍價為3.38億元,最終在1428次圍觀下仍難逃流拍結局。根據葫蘆島銀行2020年年報,沈陽大君瓷業和沈陽亞歐工貿集團分別為葫蘆島銀行第二大股東和第十大股東,持有該行股份1.56億股、7800萬股,持股比例為7.78%、3.89%。天眼查App顯示,2018年5月,相關法院受理申請人大君瓷業的破產清算申請;沈陽工貿集團也多次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此外,葫蘆島銀行前十大股東有兩家將其股權進行了質押。據天眼查App信息,葫蘆島銀行第四大股東遼寧華油實業、第五大股東遼寧譽東商貿均有股權出質記錄。其中,遼寧譽東商貿共出質3次,合計質押9600萬股,為該公司所持有葫蘆島銀行全部股份;遼寧華油實業也將其持有的1.2億股中的1億股股權進行了質押。

        廖鶴凱認為,頻繁變動的股權結構反映了部分股東自身經營出現較嚴重問題,如有關聯交易會對葫蘆島銀行的實際經營造成實質影響,讓補充資本的難度進一步提升。

        合并能否緩解困境?

        在年報中葫蘆島銀行設定了2021年的戰略發展目標:2021年度經營目標是資產總額達到919.58億元,存款余額達到818.71 億元,貸款余額達到529.29億元,年末不良貸款15.4億元,不良貸款率控制在2.91%以下,撥備覆蓋率保持在100%以上。

        就目前經營現狀來看,葫蘆島銀行能否實現上述目標?資深銀行業分析人士王劍輝分析認為,從目前來看,葫蘆島銀行要想讓13%以上的不良貸款率下降至不到3%,撥備覆蓋率由不到40%變成100%,一年之內實現這種雙重目標難度較大。不良資產消化主要是通過減值,減值就需要有足夠的利潤留存或新增戰略股東的股權投資,另外一個渠道就需要做大資產基數使得不良資產的占比減小。此外,需要利潤增長達到相當高的水才能提高現有撥備率,而在未來經濟尤其是該地區經濟增長缺乏強勁動力之下,實現該目標比較困難。

        廖鶴凱也表示,目前的情況來看,該行想實現上述經營目標還是有難度,特別是不良率是首要控制的問題,葫蘆島銀行現階段是要先解決生存問題再說發展問題,達到監管指標合格就是目前的努力方向。

        今年5月,由中小銀行合并重組的遼沈銀行獲批籌建,北京商報記者日前曾從葫蘆島銀行獲悉,該行位于合并重組之列。倘若合并重組,能否緩解葫蘆島銀行目前所面臨的困境?

        王劍輝表示,兼并重組也是金融機構擺脫困境的一個重要渠道,如果說銀行依靠自身能力很難提升發展水,或者很難繼續生存,那么匹配的條件更好的金融機構進行合并重組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北京商報記者就經營情況、內部治理等問題致電葫蘆島銀行進行采訪,截至發稿之日尚未得到回復。(記者 孟凡霞 李海顏)

        ?

        推薦More

        一级A片特爽刺激高潮
        <strike id="g3xpc"></strike>

      1. <em id="g3xpc"><acronym id="g3xpc"><u id="g3xpc"></u></acronym></em>
          <li id="g3xpc"><tr id="g3xpc"></tr></li>

            <li id="g3xpc"></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