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g3xpc"></strike>

  • <em id="g3xpc"><acronym id="g3xpc"><u id="g3xpc"></u></acronym></em>
      <li id="g3xpc"><tr id="g3xpc"></tr></li>

        <li id="g3xpc"></li>

        江蘇人工智能核心企業超1000家 亟需突破場景單一瓶頸

        • 商洛在線
        • 2022-08-18 11:45:07
        • 來源:中國江蘇網

        8月15日,科技部發布《關于支持建設新一代人工智能示范應用場景的通知》,啟動支持建設新一代人工智能示范應用場景工作。人工智能是數字經濟時代的關鍵技術,與實體經濟正加速融合。國家啟動支持建設新一代人工智能示范應用場景工作,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迎來新的風口。

        江蘇人工智能核心企業超過1000家,已帶動產值超過千億元,坐擁全國兩大人工智能城市。站上新一輪發展的風口,江蘇人工智能產業如何實現突破式發展?

        “小而美”,江蘇AI核心企業超千家

        蘇州工業園區內,近1000家人工智能相關企業在這里聚集。“去年全年,園區人工智能產業產值超600億元。”蘇州工業園區相關負責人介紹,經過多年培育,園區人工智能產業集群化發展態勢明顯,園區企業累計承擔國家級重大項目20余個。

        在《2021-2022中國人工智能計算力發展評估報告》中,南京、蘇州分列中國人工智能城市排行榜上第四名和第六名。目前,江蘇人工智能產業基本形成以蘇南城市群為重點、以南京和蘇州為核心的“一帶兩核”發展格局。南京以圖像識別、智能傳感見長,蘇州錨定智能制造、語音識別,無錫在物聯網、超級計算領域大放異彩,常州的智能機器人、智能無人機受業界公認……

        省人工智能學會秘書長房偉介紹,“我省人工智能行業企業有3000多家,其中核心企業超過1000家,囊括計算機視覺、智能語音、自然語言處理等技術,全省人工智能領域已帶動產值超過千億元。”

        記者注意到,江蘇核心AI企業約占全國三分之一。什么是核心企業?業內專家介紹,不同于AI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的應用層企業,核心企業處于基礎和技術層產業領域,主要由為人工智能產業發展提供基礎設施和核心技術的企業構成。根據2019年人工智能白皮書篩選的八大人工智能核心技術,包括計算機視覺技術、自然語言處理技術、跨媒體分析推理技術、智適應學習技術、群體智能技術、自主無人系統技術、智能芯片技術和腦機接口技術。

        核心AI企業的體量,與江蘇的科教優勢不無關系。省人工智能學會理事長、南京大學人工智能學院院長周志華表示,目前江蘇人工智能的核心技術——機器學習、模式識別、數據挖掘等不僅在全國位于第一方陣,在國際上也有一定影響力。

        省內首獲“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的思必馳、構建智慧城市AI中樞的小視科技、有著“中國機器人的標桿”之稱的埃斯頓……江蘇的人工智能在國內整體上處于第一梯隊,“我省人工智能企業深耕細作、穩扎穩打,具有‘小而美’的特點。”房偉說。

        企業雖小,但韌性強、活力足。南京土星視界科技有限公司規模不大,但在行業內已做到頭部,被稱為“電網人工智能專家”,公司聯合創始人陳雙輝介紹,公司曾將人工智能技術應用于金融、安防等行業,但后來發現,針對每個行業組建一個研發團隊的成本較高,且產品無法復制應用,不如轉而深耕一個領域,“今年,我們開發了全國第一款機載聲紋局放檢測設備。” 陳雙輝說,當電氣設備局部放電時,人耳識別不出來,該設備卻可以識別。如今,土星視界與國內三大電網公司都有合作。“提到電力人工巡檢,行業內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土星視界。”

        深水區,亟需突破場景單一瓶頸

        無人駕駛、智慧工廠、智能港口、遠程醫療……人工智能已步入產業深水區??萍疾看舜蚊鞔_啟動支持建設智慧農場、智慧家居、智能教育、智能診療等首批10個新一代人工智能示范應用場景工作。

        “讓人工智能落地更多的‘剛需場景’,是當務之急。”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工智能學院陳松燦教授參加過不少企業高校技術對接會,他發現,很多工業企業提出各類場景化技術需求,“人工智能領域沒有‘空對空’,找到剛性需求場景,才是產業化的突破口。”

        業內人士透露,在一些技術相對成熟的人工智能領域已吸引大量資本進入,但同質化場景,容易催生產業泡沫,“2016年,大量資本進入‘AI+醫療’領域,一些三甲醫院可能同時安裝10余家AI公司的智能CT輔助篩查系統,但醫生實際使用的只有一兩家,而產品大多集中在肺結節查找上,經過多年迭代淘汰,如今只剩下少量頭部公司。”

        “放眼國內,做視覺處理的AI企業太多了。”南京甄視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小視科技”)副總裁段偉芝告訴記者。讓計算機能夠像人一樣看見,獲得對客觀世界的感知、識別和理解的能力,小視科技錨定的是構建智慧城市之眼,“通過視圖數據和芯片算力,攝像頭可提取視頻畫面中人員、物品、行為、事件等全部要素,對視頻流進行智能化、標簽化分析,對于重點事件、異常行為進行主動報警、實時處置。”段偉芝告訴記者,“簡單地說,就是為攝像頭培養大腦。”

        段偉芝認為,企業必須依靠工程化實踐,讓算法落地有更加豐富的場景。“面對像城市內澇這種數據樣本不足或數據成本高的場景時,一般的算法模型不適用。”段偉芝舉例說,公司通過大量工程實踐摸索出針對碎片化需求的獨特算法模型,“只需要少量樣本就可以構建預測模型,用很小的成本達到海量樣本同樣的效果。”目前,小視科技的“城市AI中樞”已落地全國4個省市,在華北地區某市,小視科技的“城市AI中樞”對接城市大腦數據中臺,匯集文旅、城管、環保、交通等多維數據,接入數萬路視頻數據進行統一分析挖掘,形成AI智能化城市巡檢。

        “未來的重要趨勢,是通過高價值場景落地賦能實體經濟,加速感知智能和認知智能的立體融合。”南京檣圖數據研究院戰略合作部王帆主任介紹,大數據時代,每時每刻產生的海量信息,對于決策者來說都是“暗數據”。公司自主研發的“炬圖平臺”模仿人類專家自主閱讀海量資料文獻,通過構建復雜網絡模型,為決策者打造了俯視全行業、實時交互的產業鏈智能圖譜,“隨著計算機視覺、語音識別和自然語言處理技術的加速融合,我們可以分別從圖像、聲音和語言信息中抽取出高價值的全息情報。”王帆認為,目前人工智能產業延伸已從生活場景智能化,轉向精細而復雜的產業智能化,特別是智能制造、交通等場景的應用。

        江蘇制造業發達,而制造業升級是國家最重大的戰略方向之一。在智能制造方面需運用到更多的AI技術,但在工業等領域,細分場景眾多,需要不同的樣本和設計不同的網絡結構,“在碎片化場景下,沒有包打天下的AI模型。”陳松燦表示,工業本身對準確度的要求很高,應用于工業領域的人工智能還需要攻克技術上的系列難題。

        頂尖人才,是實現突破的關鍵

        一方面要抓住企業剛性需求,另一方面要掌握人工智能的核心要素,這是人工智能產業走入深水區的關鍵所在。

        房偉告訴記者,在江蘇1000家核心企業中,目前能自主研發并可稱為領軍人工智能企業的只有近百家,面對全球產業創新和行業應用需求,仍有很大距離,“部分企業還是通過商業模式購買或引入核心技術并進行二次開發。”房偉表示,“如果將人工智能比作一輛跑車,算法是導航、數據是燃料、算力是發動機,認知就是駕駛員。”要成為領軍型人工智能企業,必須依靠算法、數據、算力、認知的齊頭并進。

        復雜場景往往需要多個算法,這也加大了人工智能應用落地的成本和難度,有了算法才有了應用方向,跑車才知道往哪開。業內人士表示,國內人工智能創業大多扎堆在應用層面,真正從算法層面出發做“原創技術”的人并不多,“而這塊才是核心,是最需要厚積薄發的。”

        在視覺感知和車輛規劃控制方面,知行汽車科技(蘇州)有限公司已擁有核心算法,具備全場景多目標的識別能力。公司創始人兼CEO宋陽舉例說,“通過使用擬人化的規劃控制算法,我們實現類似老司機的停車效率和體驗,任何車位都可以實現停車揉庫次數小于3次。”

        自動駕駛技術要想進一步產業化,從技術方面看,主要受芯片的算力限制,“大部分常規的技術問題都已經解決,在極端天氣、極端場景下的問題,往往需要自動駕駛相關公司付出更多的精力去研究。”宋陽表示,自動駕駛往往使用多傳感器融合的技術解決方案,“但傳感器硬件成本過高,在現階段落地過程中很難為使用方帶來更多商業價值。”

        人工智能選擇場景的維度并不是看能不能做到大而全,而是看夠不夠縱深,一項AI技術走向產業化,是個復雜的綜合工程。

        “在阿爾法狗連續戰勝世界圍棋高手后,其實它在多種游戲的強化學習上都能超越人類。但迄今為止,強化學習技術,極少能走出游戲環境。”南京大學人工智能學院教授俞揚表示,強化學習算法需要對環境進行探索,通過試錯得到好的策略。然而,在真實場景下,有時試錯成本會非常高。此外,時下興起的深度強化學習技術需要進行數百萬次的試錯,計算量巨大,我們期望在盡量降低試錯成本和次數的條件下,得到較好的決策。

        俞揚說,面對尚未有AI方案的應用難題時,一些企業往往選擇眼下看起來低成本的途徑,通過人工規則甚至人工服務來解決。比如基于現在的人工智能水平,商場里的對話機器人要實現人類一樣生動的對話,還需要時間和技術的不斷積淀,“因此,很多服務機器人的背后還是人。”這實際上會錯失發展先機。“當前,國際領先的人工智能企業以開創性科研和系統成果營造了最大范圍的AI生態圈,構筑了競爭壁壘。面對國際挑戰,我們需要創造差異化、有價值的原創成果,這些成果應該在解決實際應用的難題中產生。”俞揚表示,我們需要頂尖的人工智能人才,在學術和應用兩方面探索無人區,這也是突破的關鍵。

        人工智能產業仍處于初級階段,但人才儲備已在為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時代做準備。自2018年35所高校獲教育部批準首批開設人工智能本科專業,4年來全國已有345所高校開設人工智能本科專業。今年6月,南大首批AI本科生和研究生已畢業,學生還沒畢業,就有一線企業紛紛聯絡學院,可見人工智能企業求才之渴。據介紹,該專業本科生40%簽約500強或獨角獸企業,平均年薪30.38萬元,碩士生93%簽約500強或獨角獸企業,平均年薪48.21萬元。

        “人工智能人才是未來核心技術不斷突破和迭代的根基,目前公司員工80%都是研發技術人員,大部分人都擁有碩博學歷。”宋陽告訴記者,去年11月,知行科技與東南大學蘇州校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通過校企合作方式,雙方正充分融合優勢資源,爭取突破更多關鍵核心技術。

        “為人工智能產業培養人才,除設立人工智能學院外,還可以在工科專業中設置人工智能通識課程。”江蘇省科技發展戰略研究院副院長張華說,江蘇的軟件、電子、智能制造的產業規模全國領先,擁有一批實力較強的智能軟硬件企業及智能制造集成應用商,也為人工智能產業的發展夯實了根基,“江蘇有50多所高校涉及人工智能研究,建議校企聯合開發新的應用場景,形成和完善人工智能產業的生態圈,加速人工智能大模型技術落地產業。”(張宣 蔡姝雯 田墨池 楊頻萍)

        標簽: 新一代人工智能示范應用場景 數字經濟 蘇州工業園 自然語言處理技術

        ?

        推薦More

        一级A片特爽刺激高潮
        <strike id="g3xpc"></strike>

      1. <em id="g3xpc"><acronym id="g3xpc"><u id="g3xpc"></u></acronym></em>
          <li id="g3xpc"><tr id="g3xpc"></tr></li>

            <li id="g3xpc"></li>